首頁        |        檢察要聞        |        檢務公開        |        圖說檢察        |        通知通告        |        理論研討        |        以案說法        |       檢察視頻

 

 

當前位置:首頁>>通知公告
律師會見存在的問題
時間:2015-07-08  作者:  新聞來源:正義網-檢察日報  【字號: | |

   

  新刑事訴訟法及司法解釋等的相關規定,在保障律師會見權等權利方面有了重大突破和改觀,為維護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合法權益、確保刑事司法的公平正義起到了很大的積極意義。

  但是筆者經過調研,發現律師會見還是存在一定的困難和問題。

  一、律師“會見難”具有訴訟階段性 

  律師會見難最突出體現在偵查階段,特別是偵查機關提請批準逮捕之前的這個期間,進入審查起訴階段相對要減少了許多限制性規定,而在案件進入審判階段后,律師會見被告人基本上比較順利。總體來看,律師會見的難度系數隨著訴訟階段的推進呈遞減趨勢。根據調查數據,反映最突出的就是偵查階段獲得律師幫助的人員比例非常低,76.2%的犯罪嫌疑人表示希望在偵查階段能夠得到律師的法律幫助,但這一階段律師的會見率卻只有14.6%,而偵查階段的律師會見幾乎是犯罪嫌疑人獲得法律幫助的唯一途徑。

  偵查階段律師會見難突出表現在: 

  1、律師會見批準制由例外變成了通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六條規定,只有涉及國家秘密的案件,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才應當經過偵查機關批準。立法原意是將律師會見必須經批準作為特殊情形加以規定,旨在防止偵查機關的不當限制。但大量的現實狀況是在偵查階段,律師必須出示偵查機關的批準會見書,有的看守所還要求必須兩名律師會見看守所才允許會見,會見批準制變成了必經程序。即便是在審查起訴階段,有些地方的看守所仍然要求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時應持有公訴部門簽批同意的會見證明。

  2、對律師在偵查階段的會見限制過多。刑事訴訟法規定,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偵查機關根據案件情況和需要可以派員到場,但實際上偵查機關在律師會見時均派員在場,幾無例外;有的會見次數限定為一次或兩次,會見時間限制為半個小時或更短;有的還要求律師會見時不準談案情,律師只能向犯罪嫌疑人簡單通報其親屬的近況,實質上僅僅起到了幫助犯罪嫌疑人與親屬溝通的作用,這樣使犯罪嫌疑人認為律師在偵查階段除了傳遞親友信息外別無他助,弱化了律師的作用;還有的任意打斷律師與當事人的談話等等,最終使來之不易的會見機會變得沒有實質意義。

  二、律師會見難的原因分析 

  造成偵查階段律師會見難的癥結在于偵查階段在案件辦理中的重要地位。目前我國偵查的模式仍屬于“由人到事”型,犯罪嫌疑人是偵查破案的主要突破口,獲取其口供是偵查活動順利進行、甚至是決定案件最終結果的重要一環。為了防止律師會見后,犯罪嫌疑人口供發生波動、變化甚至是翻供等,辦案機關往往對律師會見持抵觸情緒。當然,辦案機關對于該問題的擔心也并非完全是空穴來風,實踐中確實存在部分律師在會見犯罪嫌疑人時有違規行為的實例。但我們也必須同時注意到,實踐中也存在個別偵查人員在辦案中存在騙供、誘供甚至刑訊逼供等違法行為,怕律師過早介入發現問題,給其帶來“麻煩”的實例。因此,規定律師會見需經偵查機關批準,那么就會造成會見決定權在偵查人員手中過度集中,并導致權力行使的不規范,甚至失當,后果就是破壞了律師對偵查行為的監督。

  三、完善律師會見權的有益探索 

  為完善律師會見制度,目前有的地方進行了這樣的探索:部分地區正在改革律師會見的批準主體,將辦案人員與審批會見人員相分離,由看守所統一制作審批登記表,決定是否允許會見,并決定是否派員在場;某區看守所在律師會見室中安裝了先進的監控設備,對于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的情況,看守所人員“只能看到但聽不到”,保障了會見的秩序和安全,也保障了律師與當事人秘密交流的權利。類似這樣的探索也許缺乏法律根據,但無疑是有益的。

  四、完善律師會見權的對策與建議 

  1、參照有關國際公約的通行標準,完善相關立法與司法解釋。我國目前已經加入或簽署的多項國際條約中都有關于律師會見權的規定,比如《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關于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等,其中有關規定已成為律師會見權的通行標準。為此,立法應當對具體的會見程序作出統一規定,執法機關不能對刑訴法有關規定隨意解釋,應遵循“法無明文規定不禁止”的行使原則,摒棄諸如“會見一律須經批準”之類行為。

  2、改革看守所的隸屬體制。目前律師會見遇到的阻力并非完全來自看守所,而是來自偵查機關。由于隸屬于公安機關管理,看守所對偵查機關的工作配合居多、制約有限。因此有必要考慮將看守所從公安機關體系中劃分出去。

  3、完善會見權的救濟機制。“無救濟也就無權利”,立法應當賦予律師在會見權受到不合理限制時,向中立的司法機關申請救濟的權利。另外,對于非法限制律師會見權的行為應當設置相應的法律責任,建立個人行政責任與訴訟程序性制裁措施并存的懲戒機制。

  筆者相信,隨著司法制度的逐步完善和司法改革的順利進行,律師會見權會逐漸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和完善,從而真正維護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合法權益,確保每一個案件都能經得起歷史的檢驗,避免出現冤假錯案,從根本上維護社會的公平和正義。

 
檢務公開-領導介紹
檢務公開-本院概況
檢務公開-機構職能
檢務公開-檢務指南
檢務公開-法律法規
  通知公告
·地震中的法律問題
·檢察題材電影《無法證明》26...
·岢嵐縣人民檢察院大力開展“...
·岢嵐縣院集中學習楊司檢察長...
·檢察系統“全國先進工作者”...
·中宣部最高檢發布“最美人物...
·律師會見存在的問題
  微觀檢察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二維碼
 

      友情鏈接:   最高人民檢察院    |    正義網    |    山西省人民檢察院 

 

版權所有:山西省岢嵐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 郵編: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10217144號-1

技術支持:正義網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