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檢察要聞        |        檢務公開        |        圖說檢察        |        通知通告        |        理論研討        |        以案說法        |       檢察視頻

 

 

當前位置:首頁>>以案說法
糾正"呼格案" 維護法治的尊嚴
時間:2015-07-08  作者:  新聞來源:正義網-檢察日報  【字號: | |
  

 

  郭山澤/漫畫 

  2014年12月17日,備受社會關注的內蒙古自治區“呼格吉勒圖案”(下稱“呼格案”)專案組組長、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原副局長馮志明,被內蒙古自治區檢察機關以涉嫌玩忽職守、刑訊逼供、受賄等罪名決定逮捕。與此同時,內蒙古自治區高級法院、自治區檢察院均成立調查組,分別對本系統造成呼格吉勒圖錯案負有責任的人員依紀依規展開調查。

  報案人被認定為殺人者 

  1996年4月9日,內蒙古呼和浩特毛紡廠女廁內發生一起強奸殺人案,隨后,前往公安機關報案的卷煙廠職工呼格吉勒圖被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區分局認定為兇手。理由是,呼格吉勒圖的指甲里有被害人的血跡,公安人員認為是呼格吉勒圖在女廁對死者進行流氓猥褻時,用手掐住死者的脖子導致其死亡的。

  1996年5月23日,呼和浩特市中級法院認定呼格吉勒圖犯流氓罪、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同年6月5日,內蒙古自治區高級法院二審“維持原判”,核準死刑。不久,18歲的呼格吉勒圖被執行死刑。

  然而,2005年10月23日,一個身負多起命案的犯罪嫌疑人趙志紅落網,承認他曾在1996年4月的一天,于毛紡廠公廁內殺害了一名女性,并準確指認了早就被拆除重建的案發地點。趙志紅甚至說出了諸如“南北朝向,女廁在南”的廁所方位、內部結構,被害人身高、年齡,當時扼頸殺死被害人的方式、尸體擺放位置等其他作案細節。

  有關辦案人員說,趙志紅落網后,交代的第一起命案就是這起女廁殺人案,他交代的情節和具體做法與現場非常一致,其表述的準確程度遠遠超過1996年已被執行死刑的呼格吉勒圖。

  這一情況立刻引起震動,不少人認為“呼格案”是個疑案甚至是冤案。盡管當時有意見認為,趙志紅的一面之詞缺乏有力的證據不足為信,但10年前的案件尋求證據已無可能,并且有法律界及社會各界人士同樣對當年呼格吉勒圖被判死刑的證據支持提出質疑,認為從“疑罪從無”的角度,對趙志紅的供認如果不能認定,對于呼格吉勒圖的指控和審判同樣存在嚴重的問題。

  輿論關注推動案件重審 

  最先對呼格吉勒圖案進行報道的是新華社內蒙古分社政文采訪部主任、高級記者湯計。事后,他向有關媒體講述了這些年來通過內參報道推動“呼格吉勒圖案”重審的情況。

  湯計說,他的第一篇內參寫于2005年11月23日,距離趙志紅落網剛好一個月。因為多年在內蒙古政法系統的良好人脈,讓他獲悉這起存在巨大疑點的案件,并在獲知消息的第一時間將情況形成文字,以內參的形式發往北京。湯計說,這篇內參,當時的多位高層領導應該都看到了。

  2006年3月,內蒙古自治區有關部門組成“呼格吉勒圖”案件復核組,對該案進行調查。同年8月,復核得出結論,“呼格案”確為冤案。

  為了推動事情的進展。2006年12月,湯計又寫了第二篇內參。同年12月20日,湯計又寫下第三篇內參。湯計說,在寫完上一篇內參的第8天,辦案機關有一個人交給他一封趙志紅寫的償命申請書,他原文不動發到北京。湯計說:“趙志紅當時可能已經認識到‘4·9’案件對他是很關鍵的。”湯計表示,這篇內參很快就被批示下來了,引起有關領導的高度重視。

  2007年,湯計寫了關于這起案件的上下篇,形成“大內參”,在全國黨政系統發行,在更大范圍內通過客觀的報道擴大了事件的影響,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呼格案”的重新調查。

  隨后,《瞭望》雜志根據湯計的內參形成報道并公開發表在網絡上,成為第一篇關于案件詳細的公開報道,由此,“呼格案”在全國范圍內引起了關注。

  2007年11月28日,湯計完成了第五篇內參,根據法律界人士的意見,直接呼吁跨省區異地審理“呼格案”。這篇內參發出后,同樣引起高層重視,最高人民檢察院從內蒙古調閱了“呼格案”的案卷,對案件直接予以關注。

  檢察機關對專案組原組長作出逮捕決定 

  19年前,呼格吉勒圖案究竟是如何辦理的才導致了今天這樣的結局?1996年,內蒙古當地媒體刊發的《“四九”女尸案偵破記》記錄了警方偵破該案的過程。報道稱:“當馮志明副局長觀察了現場后,他的腦海里已經像沙里淘金似的不知篩過了多少遍。而當他和報案人簡單地交談了幾句之后,他的心扉像打開了一扇窗戶,心情豁然開朗了。來現場時一路的思緒,已縷出了頭緒。”而文中提到的“馮志明副局長”,正是當時的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區分局副局長、呼格吉勒圖案專案組組長。

  報道接著寫道:“馮副局長、劉旭隊長、卡騰教導員等分局領導,會意地將目光掃向還在自鳴得意的那兩個男報案人,心里說,你倆演的戲該收場了。”而兩個男報案人正是呼格吉勒圖和他的同事閆峰。他們發現廁所女尸后,跑到附近的治安崗亭報了警。

  根據這篇報道,警方之所以懷疑兩個報案人,邏輯是“按常規,一個公廁內有女尸,被進廁所的人發現,也許并不為奇。問題是誰發現的?誰先報的案?而眼前這兩個男的怎么會知道女廁內有女尸?”就這樣,呼格吉勒圖和他的同事閆峰,就從報案人變成了被懷疑者。隨后閆峰被釋放,呼格吉勒圖則成了警方認定的犯罪嫌疑人。

  這篇報道稱,在審訊呼格吉勒圖時,“由于呼的狡猾抵賴,進展極不順利”。隨后,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領導親自來到新城區公安分局,聽取案件進展情況,并作出三點指示,使“審訊很快便發生了根本性的扭轉”,隨后,呼格吉勒圖給出了有罪的“供詞”。

  公開的報道顯示,當年偵破“四九”女尸案后,包括馮志明在內的多名警官因為“迅速破獲大案”獲得從二等功到通報嘉獎的表彰。馮志明本人此后一路升遷。2002年,擔任呼和浩特公安局緝毒緝私支隊支隊長;2006年12月,擔任呼和浩特市賽罕區副區長,公安分局黨委書記、局長;2011年,馮志明被任命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黨委委員;次年,被任命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此外,馮志明還獲得內蒙古自治區公安系統模范警察、全國勞動模范等榮譽稱號。

  有報道引用知情人的說法稱,呼格吉勒圖案進入再審后,馮志明倍感壓力,以“身體不適”為由請假并較少露面。

  但是,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2014年12月17日,在呼格吉勒圖被宣告無罪后兩天,當年的呼格吉勒圖案專案組組長馮志明即被內蒙古檢察機關以涉嫌玩忽職守、刑訊逼供、受賄等罪名決定逮捕。同時,多名當年參與辦案的警員也相繼被有關部門約談。而在內蒙古自治區審判機關和檢察機關,圍繞當年參與辦案的相關人員是否存在違紀違法問題的調查也已展開。

  媒體報道說,2014年12月15日,內蒙古自治區高級法院在呼格吉勒圖案再審宣判新聞發布會上宣布,將對錯案責任問題進行調查,并嚴肅追究責任。當天下午,內蒙古自治區高級法院成立調查組,對法院系統造成錯案錯判負有責任的人員依紀依規展開調查。同年12月16日,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院成立調查組,對檢察系統造成呼格吉勒圖錯案負有責任的人員展開調查。2015年1月22日上午,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院領導帶領辦案干警來到呼格吉勒圖父母家中,向呼格吉勒圖家人通報了檢察機關針對呼格吉勒圖案涉案人員立案查處的進展。檢察官向呼格吉勒圖父母表示,無論涉案人員現在身居何職、是否離退休,都將依法按照程序調查,發現違法犯罪線索,會依法嚴厲追究。

  冤案糾錯后,反思更重要 

  2015年2月9日,“呼格案”真兇趙志紅被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參加庭審的許多人說,這個判決徹底還了呼格吉勒圖一個清白。

  我國著名訴訟法學專家樊崇義說,正義是永恒的主題,遲來的正義也是正義,但這種正義是靠沉重的代價換取的。所以我們要沉痛地反思,要用制度和程序解決違背規律的難題,以實現公平正義,使正義不再遲到。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顧永忠說,“呼格案”的洗冤彰顯了法治步伐。這起案件正式立案進入再審是2014年11月20日,在比較短的時間內作出再審無罪的判決,是非常令人振奮的。而且,這是第一例公開宣判糾正的已經執行死刑的錯案,在過去是不可想象的。

  有媒體評論認為,“呼格案”的改判是對法治尊嚴的維護。從2005年真兇再現,到內蒙古自治區高級法院正式宣判呼格吉勒圖無罪,中間經過了將近10年的時間。雖然糾錯是一個敏感的話題,但無論多么敏感,多么痛苦,為了公平正義,司法錯案的糾正工作都在積極地推進著。

  也有媒體認為,法治社會繞不開“呼格案”。這起發生在19年前,隨后幾經波折又重新改判的案子,對于回溯過去法治建設情況具有標本意義,其中的重要時間點、幾次轉折,都“倒映”出當時的司法、執法狀態,而現在復查和重審的過程,也將展現出今天“全面依法治國”的基礎水平、“法治中國”的實際起點。

 
檢務公開-領導介紹
檢務公開-本院概況
檢務公開-機構職能
檢務公開-檢務指南
檢務公開-法律法規
  通知公告
·地震中的法律問題
·檢察題材電影《無法證明》26...
·岢嵐縣人民檢察院大力開展“...
·岢嵐縣院集中學習楊司檢察長...
·檢察系統“全國先進工作者”...
·中宣部最高檢發布“最美人物...
·律師會見存在的問題
  微觀檢察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二維碼
 

      友情鏈接:   最高人民檢察院    |    正義網    |    山西省人民檢察院 

 

版權所有:山西省岢嵐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 郵編: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10217144號-1

技術支持:正義網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查询